当前位置:
"国际稻农"瞿永寿:攻克水稻世界难题 灵魂留在稻花香
株洲文明网 2018-06-29 11:35:00

  “今年又是好收成!”醴陵市沈潭镇鳌仙村,稻花飘香,五六百亩水稻正开花授精,村民瞿修群站在绿油油的稻田里满脸笑容。

  种稻是一门学问,瞿修群师从“国际杰出稻农”瞿永寿。他说:“师父在世时,经常在稻田里给我们传授经验,师傅走了,我们把他的技术传承下来。”

  瞿永寿当年因攻克降低水稻空壳率这一世界性难题而声名鹊起,在世界农业发展史上竖起一块丰碑。他一生不愿做官,安心务农,与稻香为伴,毕生精力都付与了水稻研究。

  “不让老百姓饿肚子”

  瞿永寿辞世近十年,生前的书屋还整洁地保存着,88岁的妻子丁桂莲每天都会打理一遍。望着瞿永寿生前留下的荣誉奖和留影照,她总感觉丈夫还活着。她指着一座雕着稻花图案的奖杯介绍:这是丈夫1987年参加菲律宾国际水稻研究所建所25周年纪念活动时,获得的“国际杰出稻农”荣誉奖。当时,和瞿永寿一同获奖的还有袁隆平。

  丁桂莲回忆,丈夫出生贫苦家庭,小时候常跟随母亲四处乞讨。土地革命时期,他跟着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上世纪50年代,生产队的粮食产量少,为了不让农民挨饿,担任生产队长的瞿永寿常常跑到江西去借粮。

  “不能再让老百姓饿肚子,他一心想要把粮食产量搞上去。”丁桂莲说,那时候,丈夫一天到晚待在田地里搞研究。

  “一开始,他认为肥多就会粮多,就一股劲地施肥,但禾苗不是早衰,就是随风倒伏,收割下来的很多都是空谷壳。”瞿永寿生前的挚友、原醴陵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主任荣在奇介绍。

  增产的路在何方?瞿永寿苦思冥想,试着因田、因苗、因时制宜,通过合理控制施肥量,结果稻谷亩产增产一成多,达到五六百斤。

  “大家丰收才是我的夙愿”

  为了继续提高粮食产量,瞿永寿经常请教种田能手,还向省农科院和农学院的专家拜师。

  一位专家告诉瞿永寿,制约水稻高产的主要障碍是水稻空壳率高,但真正实现降低水稻空壳率还是个世界性难题。“专家的一席话非但没有吓退瞿永寿,反倒激起了他要攻克这一难题的兴趣。”荣在奇说。

  在专家的帮助下,瞿永寿组织了水稻增产科研小组,建立了水稻苗情观测站,经过观察记录上万个数据,他发现水稻叶色呈现“墨绿—黄绿—青绿”的变化规律。按照这一规律,他不断在育秧、稀密植、肥水管理等方面进行对比试验,最终取得成功,早稻试验田的空壳率由30.39%降低到6.9%。

  1972年,省农科院组织了一场水稻丰产实验“擂台赛”,全省有名的种稻能手切磋技艺,瞿永寿的早稻亩产达到514.2公斤,空壳率只有6.1%,一举夺冠。

  “一个人会种稻不是我的初衷,大家丰收才是我的夙愿。”荣在奇记得,这是瞿永寿生前常讲的一句话。为了让更多农民丰收,瞿永寿经常到邻村,给当地干部、农民出点子、想办法。一些社队还专门举办学习班,邀请他去讲课。他到过我省湘西和江西、四川,甚至到非洲去指导农民种田。

  通过推广普及瞿永寿的种稻技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醴陵市46.57万亩水稻平均亩产1023公斤,成为我国长江中下游第一个亩产过吨粮县市。1996 年,株洲市成为我国南方第一个水稻亩产过吨粮的地级市。

  “我的事业在稻田”

  绿油油的稻田像一条绿丝带环绕着瞿永寿生前的老院。瞿永寿之孙瞿猛记得,小时候常被爷爷带到田地里看水稻。

  瞿猛拿着一本留言簿,上面有一位参观者在北京农业展览馆看到瞿永寿的事迹后写下的一段话:“通往科学殿堂的路很多,有人抬头仰望星空,有人俯身贴近大地。瞿永寿是后者,他以一生的实践经历说明,科学家未必都在大学和科研所,田间地头同样可以做学问。”

  1989年,瞿永寿被评为全国劳模,邓小平握着他长满老茧的手说:“你是中国农民的骄傲”。瞿永寿一生以农民身份为乐,任职沈潭公社党委副书记、湘潭地区农业局副局长、株洲市农业局技术顾问,后来都一一辞去。湘潭地委组织部长和湘潭地区农业局局长曾请他担任农业部门的主要负责人,负责管理所辖七、八个县的农业科研工作,他也婉言谢绝。瞿永寿说:“我与农民、农业、农村有着不可割舍的情缘,我的心在稻田,我的事业在稻田,我一生一世离不开作田种稻。”

  瞿永寿不愿当官,却乐意当代表,他先后被选为多届醴陵市、株洲市和湖南省的人大代表。“当代表不是荣誉,而是沉甸甸的使命和责任。这代表人民利益,更好地为农民、农业和农村说话办事。”瞿永寿曾向荣在奇这样解释。

  2008年,瞿永寿因患溢血逝世,遵照他的遗嘱,其骨灰安葬在一座能看到他试验田的山头上。十年后,瞿猛站在爷爷当年守护的试验田里,望着在风中荡漾的稻穗说:“爷爷灵魂留在稻花香里”。(株洲日报)

作者:俞强年 通讯员 廖蔚佳 曾淑媛
编辑:向胤蓉
来源:株洲文明网
分享到: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