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茶陵红色歌谣 何日再唱响
株洲文明网 2020-11-27 11:38:00
  “当兵就要当红军,处处工农来欢迎”“红军打仗为工农,杀尽一切寄生虫”……在茶陵县档案馆内,珍藏着百余首不同历史时期的红色歌谣。
  茶陵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六县之一,是湘赣革命根据地重点县、模范县。在血与火的战争年代中,诞生了一曲曲清新脱俗而又荡气回肠的红色歌谣,在民间和革命队伍中口授相传,将革命的星星之火,引燃到大江南北。
  这些红色歌谣,是对中国共产党走过沧桑风雨、写下恢弘画卷的情感纪念,是茶陵及周边县人民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以生命和热血换来的极其珍贵的文化宝藏。

黄运初在翻阅过去整理的红歌资料。刘毅/摄 图片来源:株洲日报
  茶陵县历来重视红色资源的挖掘、保护,组织党史专家、学者、文化界人士对散落民间的红歌进行抢救、搜集、整理、采写,但之后便被藏进了“深闺”。不少人建议,这些沉睡的红色歌谣,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应当让其走出“闺阁”,在新时代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成为人民群众的精神食粮,同时丰富茶陵红色旅游的厚度和内涵。
  一首红歌,记录着一段峥嵘岁月
  一首红色歌谣就是一段历史,记录一段峥嵘岁月。
  这百余首红色歌谣,大都产生于土地革命时期包括茶陵在内的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湘赣革命根据地各县的民间和工农革命军、红军队伍中,或抒真情,用艺术打动人;或接地气,用事实教育人;或慷慨陈词,用胜利鼓舞人。

红歌《暴动》歌谱。茶陵县档案馆 供图
  这是对黑暗的控诉。工农革命运动蓬勃兴起,工农群众在开展武装斗争奋起反抗的同时,用铿锵有力的乐音,揭露贫苦工农受压迫、被奴役的悲惨遭遇,唤起群众携起手来闹革命。如《暴动歌》“我们工农来暴动,消灭恶地主。农村大革命,杀土豪,斩劣绅,一个不留存,建设苏维埃,工农来专政……”如《工农歌》“打倒地主阶级,废除封建势力。若不这样,永做奴隶……”
  这是战斗的鼓点。为保卫新生的工农兵苏维埃政权,红军战士和茶陵人民热血沸腾。如《工农士兵联合歌》“工农兵联合起来向前进,我们起来!我们团结……”还有《红军行军歌》《跑步冲锋歌》《调兵》等歌谣。
  这是革命者情怀的写照。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茶陵有3万多人为革命献身,占当时全县人口的七分之一,其中被正式追认在册的革命烈士有5300余名。茶陵儿女前赴后继,在“扩红”“送红粮”支援革命的竞赛中屡次夺得冠军。当时,父母送子子送父、情妹送哥妻送郎参加红军的场面频现,其情其景感人肺腑。《劝郎当红军》《当兵我要当我红军》《慰问红军歌》等真实地还原了这些场景。
  这是胜利的凯歌。劲直决烈的茶陵人,以自己的血性浇铸了坚实的革命基础。茶陵老区人民对红军,对中国共产党、对毛委员充满了信任和向往,一首首脍炙人口的红色歌谣也从老区人民的心中油然而生。如《红军打仗真勇敢》《庆祝红军打胜仗》《红军打仗为工农》……这些歌慷慨激昂,朗朗上口,唱出了对红军对共产党的敬佩、期盼和热爱。
  这些歌谣,将中国工农革命军和红军爱民拥民的鱼水之情,爱憎分明、浴血奋战的阶级立场充分展现,也将茶陵人革命的特质表现得淋漓尽致。
  搜集整理,每一首都来之不易
  历史需要被铭记,这些烙上革命历史印记的红歌是宝贵的精神财富。传承红色基因,赓续红色血脉,茶陵人展现了应有的担当。

潘南(后排右一)等在高陇地区搜集红歌时与参与座谈人员合影。茶陵县档案馆 供图
  茶陵县文联原主席廖征介绍,茶陵红色歌谣的收集整理,祖籍广东的香港人潘南功不可没。他早年在香港参加进步团体,因他人泄密,1950年调回内地。1955年,潘南从中南军区转业至茶陵。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其父亲廖崇信和潘南曾同在县文化馆工作,在交通不发达的情况下,他们常常爬山涉水,走村串户,住在老百姓家里,与群众打成一片,收集红色歌谣。
  “没有录音设备,全靠口唱手记。”廖征说,其父亲告诉他,录一首红歌,常常要听上很多遍,民间艺人不厌其烦地唱,他们认认真真地记,“吃过野菜,经历过蚊叮虫咬,脚底磨出过血泡,但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
  廖征坦言,老一辈群文工作者的举动影响了自己,尤其是父亲经常唱着这些歌谣让其记谱,为他以后的音乐创作积累了丰富素材。
  “红歌收集不易,13首耗费了近2年时间。”茶陵县严塘镇原文化专干黄运初说,在那个信息不发达的年代,托人四处打听,一旦听说哪里有人会唱红色歌谣,就会请村干部带路,前去收集。
  因为热爱,所以乐此不疲。黄运初说,当时最好的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车,而记录只有纸笔。“村民就是唱,我回家整理,且多数歌谣没有歌名,根据歌词内容确定。如‘捉鸡捞鱼担担酒,两脚如飞快步走,你问我到哪里去,担到湾里和井头,慰问工农子弟兵,酒醉饭饱打白狗’这首红歌,就命名为《打白狗》。”他说。
  功能再造,期盼建设红歌馆
  红色歌谣有着丰富而深邃的内涵,它借助优美的旋律和简练的艺术语言,向广大人民群众讲述着革命故事,弘扬着革命精神,具有很强的文化功能、教育功能和旅游价值,保护、利用好这些宝贵资源,对形成新的文创业态、打造新的文旅线路、创新升级旅游模式等具有重要价值。
  今年茶陵“两会”期间,该县人大代表、县档案馆馆长陈科,县政协委员、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刘彦在议案和提案中不约而同关注了“唤醒”红色歌谣的问题。
  陈科认为,茶陵是红色建政的摇篮,又是全国红色旅游第八条精品线路的重要景点。收集的百余首红色歌谣,既是精神宝库,又是艺术精品,是茶陵红色文化的标本,唯有建设红歌博物展览馆,发挥它们的艺术感染力,教育人、鼓舞人,才是对红色基因最好的传承。应当大力培养红歌传承人,特别是加强对红色景点导游、讲解员的培训,将红歌的革命精神和思想精髓传达给社会的每一个阶层。
  刘彦介绍,茶陵红色文化资源丰富,红色故事、红色人物、红色遗址和红色歌谣很多,但能够成为旅游吸引物的红色品牌景点并不多,景点分散,红色文化旅游缺乏厚度。若能建设一个红歌馆,可增加红色文化的厚度和红色旅游景点。
  还有人建言,红歌馆的主题应是“茶陵红歌”,其布展陈列的内容应色括红歌文献、红歌故事、红歌展墙、红歌演绎、红歌影像、红歌传承、红歌体验等。红歌馆是中国革命斗争史和中共党史的鲜活标本,其宣传和教育功能突出,理应成为党史国史和爱国主义的教育基地,作为党员主题教育的重要阵地。
  “茶陵在现有的红色景点内,设立一个红歌馆,展示红歌很有必要,也有意义。”市委党史研究室(市地方志编纂室)副主任吴志平说,红歌富有感染力和渲染力,可分不同历史时期陈列,但应注重与当时的历史背景相结合,挖掘其背后的故事,与重要的历史人物联系起来,让每一首红歌都更加鲜活立体。他还建议,举办红歌大赛,把红歌列入党员主题教育、学生革命传统教育内容,若能借力时下流行的抖音等社交平台,录制短视频,则可把红歌“唱”得更远。(株洲日报记者 尹二荣 刘毅 通讯员/陈启浪) 
作者:
编辑:向胤蓉
来源:株洲文明网
分享到: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