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攸县:慎终追远 殡葬新风
株洲文明网 2020-11-05 15:03:00
  公元1070年,北宋文学家欧阳修在父母的墓前立下一块碑。他在碑上写下“祭而丰不如养而薄”等语来表达自己未能在父母生前好生奉养的遗憾。然而,欧阳修的切身之悟在漫长的岁月中并没有让“厚养薄葬”成为社会风潮。千年之后,处于历史新纪元的我们又会怎样?
  攸县渌田镇的大洲村,村庄位于永乐江畔,多滩涂少山林。几百年的累土葬人已经让这儿的道路边屋场内四处可见坟墓。
  渌田镇大洲村村民过安文表示,“没有土地没有山,只有埋在这里。”坟墓围村,开门见墓,面对这样的居住环境,村民们无可奈何。
  旧坟硬化,新坟不断,山林白化不仅严重影响生态环境,也制约着农业生产。按照传统习俗,殡葬还需要完成一系列的丧仪,众人也以是否把丧事办得风光作为后人尽孝道的直接检验。一场丧事下来,许多农村家庭要为此负债。
  村民丁德云认为,“这样的钱白用了,反正已经去世了何必要这样搞,加重后人的负担,把这笔钱给子孙读书,建家业也可以。”
  丧葬陋习看似是一家一户的“小事”,背后却是乡风文明,亦是“薄养厚葬”与“厚养薄葬”的观念之争。树老半心空,人老事事通,现在很多老人也在新时代文明之风的吹拂下,对殡葬改革提倡的丧事简化从观望到接受。
  村民刘懂师表示,“土葬多的要十几万,最少也要六万块钱。火葬绝大部分都会拥护,一个解决了埋人的开支。家里要是有三四个老人,埋一个人起码要六万块钱,四个老人就要二十四万,要多长时间才能赚二十四万呀。”
  简化丧事、节约土地、倡导“厚养薄葬”,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江桥街道茅坪村的村民们自发筹款在村里建起了一座骨灰堂,为几千来的丧葬陋习画上终结号。
  江桥街道茅坪村党委书记吴明旗介绍,“筹款我们都没有出面,是组长自己筹起来交给骨灰堂的。”

村民们自发筹款建起骨灰堂 图片来源:株洲文明网
  从2016年村民自愿发起,到2019年基本竣工,一个占地仅有4亩的宝塔式骨灰堂便立在村里的一处山头上。为了支持骨灰堂的建设,刘家场组的村民们无偿让出了土地。
  江桥街道茅坪村村民刘同德表示,“火葬好,大家都同意。每家每户都签了字同意,同意这个搞法。”
  骨灰堂分上下两层,可安放7000余个骨灰盒。2019年,工程还未完全竣工时,村里一位逝者的骨灰便放在了这里。逝者生前表示,火葬既能节约土地资源,又能便于祭扫,是个合适的选择。
  骨灰堂除了安放骨灰外,还设计了厨房、保管室、停车场等配套设施,可统一在这儿治丧,不必在家设灵堂。
  “以往埋一个人要十八个金刚,现在火化回来,儿子抱着放在里面就可以了,省力又省钱。”有村民感慨道。死后火化将骨灰统一安放在骨灰堂,已经成了茅坪村大部分村民的共识。历年因丧葬占地引发的纠纷,因上山扫墓引发的森林火灾,这些沉痛的记忆也将随着骨灰堂的建成成为过去。

公益性生态公墓 图片来源:株洲文明网
  不仅是茅坪村,新市镇在丁家垅村也建起了镇里的第一座公益性生态公墓。二十多亩的山地上,松柏林立墨绿苍翠,生态性公墓杜绝水泥硬化,全部用草坪绿化,真正做到绿色节约。
  经济发展需求,时代文明召唤,殡葬改革已势在必行。2020年,株洲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快殡葬改革的实施意见》,提出至“十四五”末,实现全县火化率100%,节地生态安葬率55%以上、殡葬整体费用下降30%以上,搭棚治丧、散埋乱葬、大操大办、封建迷信、修建豪华墓等问题要得到根本遏制。
  旧俗应破,新风当立;慎终追远,清风徐来。当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生态安葬,为子孙后代留一片青山绿水,留一片纯粹追思;当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文明祭扫,为生活添一份轻松,为环境减一份负担;我们的家园会在殡葬改革中,越来越美丽。 
作者:刘艳春 裴俊 李青
编辑:向胤蓉
来源:株洲文明网
分享到: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