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株洲"无声警察"陈国营身患喉癌行善举
株洲文明网 2014-09-18 14:54:00

    现年58岁的陈国营是市公安局后勤部一名普通警察,曾经身患重症的他,捐款出力帮助株洲县古岳峰镇廖家村修路,供养10多户孤寡老人,这好事一做,就是38年。陈国营说,“警察的职责到底是什么?自己搞刑侦的时候,曾以为警察的职责就是抓坏人。与廖家村老百姓打交道久了,才慢慢悟出来,抓坏人仅仅是警察的职责之一。全心全意服务老百姓才是警察的最高职责。”2013年10月,陈国营荣登“中国好人榜”。

陈国营到廖家村照看孤寡老人

    一条水泥路,宽4.5米,长2.6公里。一头连着湖南省株洲市株洲县廖家村,另一头连着株洲市公安局民警陈国营。

    38年前,这还是一条3米宽的泥土路。下乡知青陈国营当上警察,走出了廖家村。

    38年间,无论在株洲市公安局刑侦大队,还是因患喉癌摘除声带转岗市公安局后勤部,陈国营没有忘记廖家村的老百姓,总是利用休息时间回村服务。

    1100次往返,无声警察陈国营在这条小路上留下了数不清的脚印。

    15年刑侦生涯,陈国营直接参与破获的刑事案件达千余起,抓获的各类违法犯罪人员至少1000多名。特别是他的“大嗓门”,让犯罪分子闻风丧胆。

    插队下乡 他把这个村当成第二个家

    1973年,17岁的陈国营到廖家村当知青,和其他5名知青一起,寄住在马佐钦、唐庆连夫妇家。夫妇俩没有儿女,将他们当自己的孩子照顾。“一开始我们不会洗衣服,他们就帮我们洗,一洗就是一大盆。”陈国营回忆,寒冬腊月,两夫妇的手都冻得通红,也不肯让他接手。

    初来乍到,陈国营患上了疟疾,全身发冷,在床上躺了一星期,夫妇俩和村民轮流照顾他,给他送饭、喂食。“他们对我的好,我一秒钟也不会忘。”提起这段往事,陈国营心里仍是暖洋洋的,他还记得,那个年岁村里不富裕,伙食也不好,平日常吃的就是些青菜、辣椒,但凡有鱼、肉、红薯片的时候,乡亲们都会叫上他,给他改善伙食。当时的村支书,在吃大锅饭的时候,跟掌勺大叔说得最多的一句,便是“给知青们多盛点饭菜”。

    陈国营说,“3年后回城,我就告诉自己,这里就是我的第二个家,我不会忘了回家的路”。 

陈国营和廖家村孤寡老人在一起

    神勇警探 “大嗓门”让犯罪分子闻风丧胆

    破案没日没夜,出生入死。

    1982年5月,株洲县发生一起命案。犯罪嫌疑人逃之夭夭。陈国营深入乡镇走访,寻找线索。他发现醴陵市八步桥乡一名刑满释放人员杨某有作案嫌疑。

    杨某30来岁,父母早逝,曾因盗窃罪入狱,无正当职业和经济来源的他,花钱却大手大脚。陈国营多次前往杨某户籍地派出所,对杨某的社会关系、可能落脚点和经常出没的场所开展调查。尽管杨某藏得隐蔽,陈国营在掌握部分犯罪证据后,将其在出租房内抓获。

    杨某被抓后,一言不发。时间在流逝。细心的陈国营发现,无人探望杨某。陈国营主动关心他,为他买洗漱工具,改善他的伙食,跟他谈心。渐渐地,杨某消除了抵触情绪。陈国营用法律法规和典型案例教育他。“法律是一条绳子,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杨某终于全盘交代了自己在八步桥乡、板杉乡等地参与盗窃案件50多起,强奸幼女案2起的罪行。犯罪嫌疑人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1989年5月,株洲市冶金机械厂厂长彭某5岁的孙子被绑架,绑匪打电话索要2万元赎金:“小孩在我手里,不给钱就撕票!”时任郊区分局刑侦大队长的陈国营迅速组织人马,一边展开调查,寻找蛛丝马迹,一边传授彭某拖延策略,与绑匪周旋。犯罪分子再次打电话,限令彭某当晚9时前将现金埋放在株洲市郊荷花乡新桥村的霞湾商店门前的沙堆里,并插上标记。陈国营安排将赎金埋在指定地点,带领5名民警守株待兔。

    22时40分,一个黑影慢慢移到沙堆旁,弯下身子在沙堆里乱扒。陈国营第一个冲上去,怒吼一声:“别动!”手持尖刀的歹徒还没回过神来,已经被陈国营死死摁倒在地。5岁小孩顺利获救。震惊株洲的特大绑架案告破。

    15年刑侦生涯,陈国营直接参与破获的刑事案件达千余起,抓获的各类违法犯罪人员至少1000多名。特别是他的“大嗓门”,让犯罪分子闻风丧胆。

陈国营

    身患喉癌 他差点不能说话

    1994年冬天起,廖家村的乡亲们一连4个月没听到陈国营熟悉的声音。

    那年春节前,陈国营回村帮忙料理唐庆连婆婆的后事,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咳嗽加剧,痰中带血,身体乏力。回到局里,也没把病放在心上,继续工作。陈国营咯血越来越厉害。除夕那天,趁着放假休息,妻子汤素平带着国营去医院检查。

    诊断结果:喉癌!

    医生告诉汤素平,做好思想准备,可能活不过半年。汤素平忍着悲伤回了家。吃过团圆饭后,问出了实情的陈国营,反倒安慰妻子:“放心吧,坏东西奈何不了我!”

    2月11日,汤素平在单位食堂给他过了39岁生日。大家祝福:好人一生平安!

    医生说,必须马上进行全喉摘除手术。2月18日,陈国营进了手术室。从麻醉中醒来,没了声带,也没了嗅觉。陈国营成了“无喉人”。

    10次化疗,25次放疗。这是陈国营离死亡最近的一次。发不了声,没办法表达自己,陈国营在沉默中痛苦。出院回家后,经常一个人坐着发呆。警服叠好放在了衣柜里,安安静静,跟陈国营一样无声等待。

    妻子打听到一个叫贺文饶的退休干部也得过这个病,会用食道发声,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丈夫。曙光初现,陈国营急忙拖着妻子去找贺文饶学习食道发声。先练习打嗝,再学着发简单的音。天不亮,陈国营就跑到山顶上去练习。每次练习过后,身上大汗淋漓。

    半年后,他终于能开口说话了。尽管发出的声音微弱、沙哑。他高兴地笑了!他戏称自己成了“唐老鸭”。

    陈国营强烈要求重返岗位。局领导考虑他的实际情况,把他从刑侦队调到了后勤部,负责市局机关食堂的物资采购。 

陈国营给孤寡老人送东西

    尽大孝:十多位孤寡老人共同的儿子

    当他再一次回到廖家村,乡亲们看到他脖子上缠了一圈纱布,医生鉴定为三级语言残疾,再也不是那个声如洪钟的陈国营了。陈国营安慰乡亲们:“声音变了,我还是那个陈国营。”

    康复后的陈国营,想得最多的,还是廖家村的乡亲。廖家村经济不太富裕,村民大多以种地或外出务工为生,从村里到镇上,只有一条泥泞的小道,往来十分不便,村民还经常会摔跤。这让陈国营暗下决心,一定要帮村民修路。

    “当时修路大约需要120万元,我希望能带动大家一起捐款。”2010年,陈国营找到村干部,捐出了自己几十年来省吃俭用攒下的二十多万元积蓄。“他把钱交给我时,我简直不敢相信。”廖家村村干部唐建春说,陈国营平时很节俭,为了给村里修路,还找了人借钱。听闻陈国营带头捐款,不少村民纷纷出钱出力,你一百我五十,2012年上半年,一条四米宽的水泥路竣工,小汽车能直接开到村民们的家门口。

    每次回村,陈国营都是先去唐庆连夫妇家。唐庆连夫妇无儿无女,靠低保生活。有时候工作太忙,没时间回村,陈国营就通过客运司机捎包裹给唐奶奶。新鲜的蔬菜、水果、米……都是生活必需品。怕老人生活单调,就买来电视机。时间一长,电视机看坏了,又送去第2台。

    在陈国营办公室的抽屉里,有个信封专门装着唐庆连夫妇的病历。胳膊腿疼、白内障、小腿骨折……每一次看病都是陈国营出钱、张罗。不能陪的时候,就出钱请人照顾。

    2013年4月,马佐钦被检查出患肿瘤,唐庆连患冠心病。陈国营赶紧把两位老人接到株洲县渌口医院住院治疗。住院11天,陈国营每天做好饭菜送给唐庆连夫妇,然后再去上班。下了班,又回到医院照顾,直到深夜。年底,马佐钦去世了。陈国营请假回廖家村料理后事,送马佐钦最后一程。

    在廖家村,30多年里得到陈国营照顾的孤寡老人有十几个,老人缺电视机,他买了送过去;老人病了,他从市里买药送到床头;“过年过节就更不用说了,他没有缺过一次。”

    提起陈国营做过的好事,村民如数家珍:帮身患癌症的村民许汉云联系医院;送患颈椎病生活无法自理的村民龙忠全去医院,垫付医疗费1000元;帮忙处理因车祸而死的村民彭宪安儿子后事,垫付1000元;买10吨水泥和200块玻璃,翻修学校……受过陈国营帮助的村民多达80余人。

陈国营和廖家村孤寡老人在一起

    影响村民 “做个像他一样实实在在的好人”

    不知不觉间,陈国营的善举也影响着身边人。廖家村的小陈,高考失利后,欲休学外出打工,家人苦劝无果,陈国营听到消息,拦住了收拾行李的小陈,耐心的劝导,消弭了小陈的叛逆心性,最终,小陈踏入了湖南警察学院的大门,成了一名警察。“我想成为和陈叔叔一样的人,一个实实在在的好人。”小陈说。

    2008年,廖家村唯一一所小学因为年久失修而停办,这让陈国营十分着急,正当他为筹款焦头烂额之际,村民皮志军主动找到了他,出资10万帮助翻修学校。他说,是陈国营影响了他。

    “他们是我的家人,家人安好,是我最大的快乐。”陈国营用粗犷的声音,说出了心里最温柔的话。

    (本网根据《老知青情深意重,身患喉癌行善举》、《无声警察陈国营》、《陈国营:默默行善的“无声警察”》等稿件综合)

    【个人简介】陈国营,男,58岁,祖籍江西,1973年到株洲县古岳峰镇廖家村当知青,1976年回城在株洲市公安局后勤装备部工作,37年来他利用工作之余和节假日帮助廖家村建设,把村里的五保户当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照顾,因患喉癌而落下语言残疾的他还出资垫资筹资70万元为村里修水泥路。

    【道德点评】

    就是这样一个人,曾在十五年中破获了千余起刑事案件,在转岗后成了乡亲们的“后勤部长”、有求必应的“110”。

    陈国营只是个普通的民警,但我想象不出比他更当得起“人民卫士”的警察是什么样。陈国营官不大,但我相信“践行群众路线”的宏大要求,就是指这一千一百次的往返、三十八年的照料,就是指那个开着三轮车给乡亲们拉板材的瞬间,就是指那些挨家挨户、四处奔走募捐的时刻,就是指那张被捐出去的十万元存折,就是指那无数捎给“唐奶奶”的包裹。

    那些平凡中的精彩,就像无声处的惊雷。“无声警察”陈国营,却有能力在所有人心中引起共鸣。

    《光明日报》评论:润物细无声

作者:龙建清
编辑:珑穹
来源:株洲文明网
分享到: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