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誓雪国耻筒:一个醴陵籍抗日青年最后的遗物
株洲文明网 2017-06-27 10:30:00

  2017年年初,清幽典雅的渌江书院经过修复还原之后重新开放,在书院内明亮的历史展厅里,一个带着裂纹的瓷笔筒静静地摆放着,吸引了无数游客的目光。

  这个带着裂纹的朴实无华的笔筒,和一个在南京大屠杀中不知所终的醴陵籍青年军人有关,和一段普通人热血救国的历史有关,从时光碎片中,我们可以窥见一个怎样的故事?

誓血国耻筒,现存于渌江书院 记者 肖捷/摄 图片来源:株洲晚报

   朱发正一直惦记着朱万国的下落,图为他手捧着朱家的生庚部 记者 肖捷/摄 图片来源:株洲晚报

  誓雪国耻筒的诞生:

  由醴陵瓷厂制造,为了不忘国耻

  这个静静立在渌江书院的圆柱形瓷筒,高11.8厘米,口径12厘米,厚0.3厘米,内外均施白釉。瓷筒外壁写有草绿色的几行宋体字,右侧为“醴陵学生国耻讲演比赛会奖品”,正中书“誓雪国耻”四个字,左侧为“醴陵人民提倡国货救国会赠”,样貌实在朴实无华。

  醴陵市文物局党组副书记袁婉玲介绍,这个笔筒名为“誓雪国耻筒”,由醴陵瓷厂制造于民国4年(1915)。当时,袁世凯为了做皇帝,接受了日本提出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全国各地掀起了声势浩大的讨袁救国运动。醴陵人民为了不忘国家、民族的耻辱,各学校学生纷纷开展了“国耻讲演比赛”。

  “这个瓷筒就是醴陵人民参加讨袁救国斗争的见证。可惜目前文物局库存的文物太多了,我们没有足够的人力物力组织研究。”袁婉玲说,“关于这件文物更多的事只能问问它的捐赠者了。”

  笔筒主人的模糊身影:

  比誓雪国耻筒晚出生,投笔从戎后再未回家

  誓雪国耻筒是31年前,也就是1986年的冬天,醴陵市文物局进行文物普查时征集来的,在文物局的档案里写着,它的捐赠者是醴陵市白兔潭镇村民朱发正。

  几经辗转,在白兔潭镇政府和醴陵市公安局的帮助下,记者找到了洙塘村朱发正的家进行采访。

  朱发正的家是一座普通的两层小楼,坐在院子里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能不能麻烦你们帮我找找爸爸的下落!”

  等问清了原委,记者才知道,这个笔筒原是朱发正失踪的父亲的遗物。这也是他留下的唯一一件纪念品。根据朱家人零星的回忆,记者才拼凑出了笔筒身影模糊的主人朱万国的故事。

  朱万国生于民国6年,14岁与朱发正已故的母亲王海峰结婚,日本侵略中国后,初中没毕业的朱万国考上南京的军校,从此再也没有回过家。朱万国是个孝子,每个月都给家中写信,直到南京大屠杀后,才彻底断了音讯。痛失独子,令朱家陷入了深深的痛苦,朱发正的爷爷朱树学到处求神问卦无果之后,为了寻找儿子的下落,新中国成立前曾千里迢迢流浪到南京等地寻找,但仍一无所获。无奈之下,朱家为媳妇招赘,这才生下朱发正。

  日本入侵,醴陵再次组织国耻讲演比赛

  朱万国赢得了这个笔筒

  朱万国的表弟,95岁的老人朱万鑫虽然年迈,耳朵也不太好,却仍旧能够清晰地记起表哥的琐事。老人告诉记者,“民国21年9月18日,日本人打来,把沈阳丢了,醴陵又搞国耻讲演比赛,万国赢了这个奖品。他有空的时候经常拿着孔夫子的书教我,日本人打来,他就跟着孙中山的人写标语做宣传。头年报考中央交通大学落榜,后来因为文化、体育都好,就考上了南京中央军校,进了南京中央军校教导总队部二团一营三连。”

  71岁的朱发正回忆道,“爷爷生前经常念叨他,高高大大,胖胖的,聪明孝顺,写得一手好字,在醴陵一中读书时成绩优异,每年都能拿各种奖品奖状,可惜那些东西连同书信、照片、几箱书等都在文革中被烧毁了。”

  笔筒与主人的诀别:

  朱万国死守南京

  沦陷前寄回最后一封信

  1937年12月13日,南京沦陷,日军在南京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因为南京远在千里之外,又相隔多年,当年发生的事,朱发正等人实在无从得知。好在朱爷爷认得几个字,亲手在朱家的生庚部上记下了一点点关于朱万国的信息:“七七卢沟事变以后……当时身上带着一个口子,半寸长三分深。”

  这些信息来自于80年前朱万国失踪前写的最后一封信,他自知这一关难逃一死,便写信回家交代后事。

  朱万鑫老人说:“我还记得清清楚楚,他写信回来说,民国26年卢沟桥事变,十月日本人在上海登陆,张自忠说,学生军身体好心理好,先调去打后防,后来又调学生军去打前方。他们挖了交通壕,人睡在下面,死守南京。有一次不小心爬上去望日军中了枪,后来情况稳定些了,就写了那最后一封信。”

  80年了,朱万鑫还能完整地背诵那封信的部分内容:“双亲大人膝下,敬禀者,男远去他乡,不能尽孝左右,祖父祖母有父亲父母为侍,海峰有岳父岳母为侍,望父母保重身体。”收到信的朱家泪流满面。半个月后,南京沦陷,从此朱万国不知所终。

  说着说着,朱万鑫老人浑浊不清的眼中涌出泪水,再也无法自控地哭出声来,反复喃喃自语,“可惜了,可惜了,现在人都不知道在哪里。”(株洲晚报)

作者:肖捷
编辑:向胤蓉
来源:株洲文明网
分享到: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