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株洲大学生接力支教4年想做孩子们梦想"摆渡人"
株洲文明网 2017-11-07 09:35:00

  刚满18岁的女孩符译丹第一次作为支教老师走进新明小学时,当场就哭了。

  符译丹家在常德,读小学时教学条件也不好,但那也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她没有想到如今株洲市郊还有如此破旧的小学。“当时我就想,一定要尽力为他们做点什么。”

  符译丹是湖南铁道职业技术学院支教团队的一员,2013年起他们就和新明小学建立了支教关系,延续至今。

支教大学生和学校孩子们留影 图片来源:株洲晚报

  诧异

  第一次支教,却遭到孩子们的“排斥”

  2013年一次偶然的机会,30岁出头的湖南铁道职业技术学院老师郑伟在校外学习心理学时,与课堂上一位石峰区新明小学的黎伟玲老师成了朋友。聊天时郑伟得知,新明小学大多数学生均来自务农、务工家庭,学校条件差,师资力量薄弱,一个语文老师还要兼职音乐、体育等课程。

  当时,郑伟在学校里负责学生党建工作,两人经过商议,郑伟答应挑选一批优秀学生,到学校里支教。

  很快,郑伟带学生憧憬着前往了新明小学,却发现学校孩子对他们的到来并不欢迎,甚至有着一丝排斥。

  通过了解郑伟才知道,新明小学来过很多“这样”的人,他们带着帮扶、支教的意愿来了学校,却很少了解学生们真正需要什么。郑伟说,“一些帮扶活动虽然也会给学校带来一些改变,却也在透支着孩子们的希望。他们以为我们都只是来走个过场,没有人是真正关心他们的。”

  “我当时就想一定要把支教搞下去,五年、十年甚至更长。”郑伟说。

  坚持

  每周四步行40分钟去支教,四年多风雨无阻

  郑伟和他的学生确实做到了。从2013年至今,支教学生在新明小学的教学已经延续了四年多。因没有公车直达,每周四,支教的同学步行40分钟,前往新明小学。

  第一批支教的学生早已毕业了,他们在第一次支教遭受了排斥后,选择第二、第三次出现在新明小学孩子们的面前,终于得到了学生们的认可。

  新明小学只有6个教学班,每次会有20多名支教老师前去负责支教任务。为了改善学生们的条件,第一批支教团队里有6名学生在2013年获得了一万多元的奖学金,他们给自己留了三分之一,把其余的8000元给新明小学的学生们买去了书包、文具。在那时,不少孩子因为家庭贫困,仍用着旧书包、旧文具。

  学校的困境让支教学生刘亮君刻骨铭心,“我第一次去支教下着雨,教学楼破败,走廊上还漏着水,学校没有操场,学生们在泥地里玩耍惹了一身泥巴……”

  郑伟说,我们这4年多的坚持并不容易。因为距离较远,我们曾想过借助摩的等交通工具前往支教,为了安全还是选择了步行,所幸他们都坚持了下来。

  郑伟说,支教的学生年纪都不大,也爱玩,激情过后剩下的就是平淡的坚持,这考验着每一个支教学生的责任感,与此同时,我们还把这份“坚持”写进了学生考核体系中。

  目标

  想给孩子们一个希望

  新明小学的学生缺什么,支教老师就尽力为孩子提供什么。郑伟说,“知识传授由他们的任课老师负责,我们更多的是给予孩子们一份希望。”

  每年六一儿童节,支教老师都组织活动问每个学生理想是什么,很多学生都说是医生、军人、科学家……

  郑伟说,他们成长环境不好,教学条件差,面对的现实也很残酷,10年之后,更多的也许会和父辈一样,在工地里打工或者在家务农,他们缺乏指引,不知道怎么成为一个科学家、医生、军人……

  郑伟说,我们就想方设法给他们铺一条路,给他们教学手工课、科学文化课以及心理课等。

  苏荣说,在课堂上我们是师生,下课了就是朋友、兄弟,通过聊天我们让他们了解外面的世界,让他们知晓为人处世道理……

  为了让课程有趣充分,支教团队会提前一个星期聚集一起备课。郑伟说,“现在知识更新快,我们的压力也很大,学生在课堂上的问题如果不能回答,那一堂课就会被他们‘起哄’”。

  黎伟玲老师说,支教老师很大提高了学生们的学习兴趣,更重要的是给予了孩子们一个奋斗努力的目标。

  【支教故事】

  老师哭了

  "没有吃学生母亲的凉粉,转身时却哭了"

  我班上有个叫小建的孩子,天生有癫痫病症,学校里孩子们都把他叫做怪物,没有人和他玩,上体育课时都是几个孩子抱团玩耍,他就一个人玩自己的。我常常主动找他聊天,发现他并没有太多自卑,对生活充满着渴望。

  我一次次对班上同学说,小建不是怪物,而是一种疾病而已,你们要帮助他关心他。一段时间后,同学都不排斥他了,在班上找到了友谊。

  一次我送小建回家时,在路上看到一位用扁担挑着凉粉的中年妇女,知道了那是小建的母亲,她穿的衣服很破烂,一家人都是依靠她挑着凉粉贩卖维持生活,我才知道小建的家庭如此贫困。因为此前通过小建知道了我,她母亲非要让我坐下来吃一碗凉粉表示感激。

  我没有吃凉粉,转身时却哭了。(讲述者:支教老师 刘振华)

  ■学生哭了

  "不再调皮的他哭着问我,还会记得我吗"

  我班上有一个学生,父母离异,几乎不关心他。在班上总是打闹最凶的那个,给班级正常上课造成了严重影响,不管以前的老师怎么管教,效果都不大。

  后来我知道,上课时就常常点他名字,下课了还常常找他聊天。

  在我的课堂上,终于不打闹了。我才知道,他从小缺乏关爱,在课堂上的顽皮只是为了吸引关注。

  2016年我告诉他我要调去教其他班级了。他偷偷给我写了一张纸条,哭着问我,老师你走了后,还会记得我吗?(讲述者:支教老师 张艳平)

  【问答】

  这条支教路,如何走得更远?

  记者:如何保证支教老师的教学质量?

  黎伟玲:我们新明小学负责选拔支教的老师,有意愿参与支教的大学生报名后,还要经过我们的面试和培训,再经历一段时间的考核后,我们觉得合格了才能成为支教老师。

  记者:经历了四年多的支教后,未来如何发展?

  郑伟:我们已经有十多批学生参与了支教行为,支教行动我们会努力保持下去,同时让支教丰富化,让孩子们接触更多的知识,比如邀请外教参与支教等。(株洲晚报)

作者:赵露
编辑:向胤蓉
来源:株洲文明网
分享到: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