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家书传情】一封没有通信地址的家书
株洲文明网 2020-02-11 08:57:00

图片来源:株洲文明网

玉琼吾弟:

  执笔维艰,展信安息。

  那一年,疾驰的动车,拖着长长的悲伤,告别南京。沿途的白杨,也静静的为你肃穆送别。我的心,却如西边的阳,

  正沉沉欲坠。呼喊,已经没有了回答,就像你平时喜欢沉默一样,只憨笑着回应一切。我总是记得你那憨憨的笑,就像这时窗外面余晖下的美丽。静静的作别吧,和你熟悉的以及憎恨的人。静静的作别吧,和你思念的以及伤心的地方。

  那一年,山川失色,江河泣流,直至今日,伤痛难扶。你抛家弃母,独自离去。你可知后两年,母亲天天以泪洗面,每日晨醒,泪湿枕巾。一向坚强的父亲,沉默不语,两眼空洞。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出奇的安静。而我,只能深藏哀伤,如履薄冰般的伴着他们。不多的话语里,不能提及你,甚至与你相关的一切事物。遇见亲情类的电视节目,也得迅速换台。凡是触及到能想起你的事物,都会化成母亲眼角的泪水。久而久之,母亲患上了心脏病,父亲也有轻微脑梗。你的离开,成了我们一家无尽的伤痛。

  弟,八年过去了,我一直深深的责怪自己。责怪自己当初没有带你一起回家,没有坚持要你和我一起走。“哥,你先回去,我想再做几个月就过年了,那时我再回。”最后分别时,你和我说的话,仍历历在目。谁曾想,别后半月余,一个晴天霹雳般的电话,让我跌入冰川。那一夜,拦了一辆大货车,直奔机场。再见你时,我已在飞机上流干了最后一滴眼泪。原谅我啊,弟!原谅我来迟了,原谅作为兄长的我,没有照顾好你,原谅我没有带你一起回家......。是啊,我也带你回家了,抱你于胸,疾驰的动车,拖着长长的悲伤,告别南京。

  弟,曾记否,秋收之中,你我割禾捉鳅,林野之上,你我摘茶寻果。老家的山山水水,道不尽兄弟俩断骨连筋的情,一纸浅墨,绘不尽万千风景,断章残句,镂刻碎碎牵念。

  时荏苒而不留。而今,兄已育有两子。你大侄女雨菡8岁,小侄子俊哲2岁,均健康活泼。哥哥姐姐们,成家立业,幸福安康。父母虽年迈多病,但还请勿念。我定当尽你我之责,好生照料。只是今年,疫情肆虐,多少家庭也在承受着丧亲之痛。唯愿此次疫情,如纤指轻弹,拨动国人的感恩之心,感恩社会,感恩亲人,感恩所有替我们负重前行的人们。

  昨夜春风才来,今就倚窗听雨。不知梦里是谁,揉碎了元宵圆月,化作粒粒泪雨,冷了炎陵城,空了赵家屋。魂牵梦又绕,再难觅吾弟,就此搁浊笔,潦字寄哀思。待到清明时,把酒与弟欢,再续来生缘。

  兄:赵荧星

  2020年2月9日

作者:
编辑:向胤蓉
来源:株洲文明网
分享到: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