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株洲“铁人式工人”李临庄:28年干完102年的活
株洲文明网 2018-06-25 10:30:00

  6月12日,株洲331厂生活区友好村的一间老旧居民房里,77岁的退休职工蔡甫成与同事张彬志翻阅着几大本剪报册。剪报册上粘贴着各大媒体不同年代对“铁人式的工人”李临庄的报道。“这些剪报是宝贝,要好好传下去。老李是我们厂的旗帜,我们永远不可能忘记他。” 蔡甫成说。

  李临庄用28年的时间干了102年的活,被誉为“走在时间前面的人”“铁人式的工人”,2005年年底因病去世。

  13年过去了,同事、家人仍在追忆他、怀念他,深情地述说着他的往事——

  与时间赛跑,爬窗进厂抢活干

  蔡甫成退休前担任331厂工会办公室主任,采写过大量李临庄先进事迹的报道。他说,宣传李临庄,最先是从体育角度开始的——

  李临庄身体素质很好。我们厂里,距离市区大约五公里,他每天早上从厂里到市里跑个来回,风雨无阻。《新体育》杂志记者在厂里蹲点一个多月,拍了他雨中长跑的照片,刊登后反响很大。

  别人问他为什么跑步?他说,跑步身体暖和。后来我们多次采访彼此熟悉了,他才说:国家号召大干社会主义,我们工人要多流汗、多干活,不锻炼好身体不行啊。

  长跑锻炼了李临庄钢铁般的体魄。我们冬天穿毛衣,他就穿一个背心在那干活。加工发动机气缸,人家用虎钳夹在那里,他劲大,直接用手一按,咔地一下就钻下去了。我经常去摸他的手,那双手就像铁夹子一样。他加工的机床上有一把榔头,经常要用来敲打加工件,榔头把子被他抓得凹进去很深,弯曲变形了,你看他是用什么精神在做事。

  李临庄在生产中始终勇争第一,他还给自己提出一个目标——在进厂30年、年满50岁的时候,要干满100年的活。

  他像上紧了发条的钟表,抢抓一切时间干。中午吃饭,别人都走光了他才去食堂。为什么?他要节约排队等候的时间。有时候买点包子馒头,吊在机床上,边吃边干,因为时间对他来说太宝贵了。从早到晚,他工具箱上放了一块表。做什么?计时,计算多少小时干了多少活。逢年过节,领导将大门锁了,不让他去干活,他就翻门爬窗钻进车间偷着干。为什么他能完成100多年的任务?他就是凭着这种毅力、这种干劲。

  李临庄给人的感觉是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上世纪五十年代进厂以后,他始终是爱岗敬业的典范,四次被评为市劳模,三次被评为省劳模,两次被评为全国劳模,这些荣誉实至名归。

  什么是爱岗敬业?李临庄就是爱岗敬业的典范。什么叫艰苦奋斗?李临庄就是艰苦奋斗的榜样!

  干活就像玩魔术

  老同事张彬志说,李临庄能用28年的时间干完102年的活,靠的不是蛮干,而是实干加巧干,用创新的办法提高工作效率——

  李临庄是一名钻工,操纵多孔机动车床加工发动机气缸。在操作过程中,他发现钻头从开机到钻完,“走道”时间是18秒。为了把这18秒钟利用起来,他创造了“多机操作法”,一人同时开三部车床,机不歇、手不停。只一下子,他加工的货就摞得老高。上级领导参观后称赞说:他不是在干活,他是在玩魔术。

  李临庄没有惊人的大创新,但是小改小革不少。他自己不善总结,经验都是别人给他总结的。我就给他总结了一个“一秒钟的革新”。这是怎么来的呢?零件上要钻三个孔,是等腰三角形,一个边长,一个边短,原来的操作法是走长边再走短边。他反过来,从走短边开始,钻机这样移动就节约时间。我们通过计算,发现他的做法可以节约一秒钟,所以称之为“一秒钟的革新”。说明他在干活的时候,并不是蛮干,确实头脑很清楚。

  他的工作劲头与工作方法,感染了身边许多同事。公司的“拼命大嫂”彭祝玲以他为榜样,学习“多机操作法”,17年时间干完了35年的活,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和省劳模。大学毕业的年轻锻工李冬林学习他的精神,在最脏、最累的高温炉前争分夺秒,后来也被评为全国劳模。在他的影响下,我们工厂“先进成林、劳模成链”,省部级以上劳模有60多位。

  李临庄去世前,退管处的同事徐朝泗去医院看望他,说自己在温州打工的时候,推广应用“多机操作法”,工效提高了十倍,大受老板赞扬,李临庄听了很高兴。

  先进的产品,要有工匠精神的工人干出来。国家提倡创新发展、“制造强国”,李临庄身上的实干精神、创新精神,值得大力弘扬。

  逼着家人拿救命钱还债

  85岁的严爱娥,从家中的壁柜里找出几大袋物件,里面全是丈夫李临庄生前的证书、证件、照片,外面的封套上,全是厚厚的一层霉,显然有许久没有清理过。严爱娥哽咽着说,我不愿去动它,每次看到这些东西,就会想起他——

  李临庄很少顾家,经常回家很晚,有时候上班到凌晨四五点,他的心里只有工作。

  那时我们住的地方离他的车间近,中午我女儿去给他送饭,他要女儿帮他搬加工的零件。那零件38斤多一个,我女儿只十五六岁,搬不动,回来就哭脸,不愿去给他送饭。

  我们有三个儿女,还要照顾李临庄去世的弟弟留下的三个小孩,家里负债累累。为了还债,他放着厂里副处长不当,跑到深圳去打工,退休后下海去办厂——他想多挣点钱减轻家里负担,弥补对家人的愧疚。

  他办过机械加工厂,也生产过一次性过滤烟嘴,还做过节能煤灶,但是没一样赚钱。他只会干活,不会经营,不会搞交际应酬。他为人老实,以诚待人,却反被人家骗,结果亏了本,留了一身债。

  他病重的时候,有个债主找上门来。正好省、市总工会给他下发了慰问救济金,我们准备拿这笔钱作医疗费,被他制止了。他说:“做人要讲诚信,这个债你们不要赖。”逼着我们赶快拿这些救命钱去把那笔债还了。

  办厂经商,他没成功。但是他的为人和精神,是留给儿女们的最宝贵的财富。(株洲日报)

作者:李支国
编辑:向胤蓉
来源:株洲文明网
分享到: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