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探访株洲醴陵“公益书吧”
株洲文明网 2015-05-25 09:15:00

入口处醴陵陶瓷的老照片是书吧的一亮点 

一对情侣在安静地享受着书香

 

古月一天到晚都待在书吧忙碌 

  新媒体时代,无所不能的网购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导致很多传统行业走向凋零。在这样快节奏的时代,株洲的独立书店接连倒闭,安静的铅字空间、熟客与老板之间轻声的问候,还有书架上不期而遇的惊喜似乎已成奢望。

  此时,记者听闻株洲醴陵有一家公益性质的五彩书吧逆势而上,很受欢迎,不免有些好奇。5月14日中午,记者走进坐落在醴陵市滨河路的五彩书吧,见到了创办者古月(化名),聊起了她经营这家书吧的故事。

  惊喜 醴陵街头咖啡厅式的公益书吧

  5月14日,记者到达五彩书吧的时间是中午1点半,这个时候店里的读者不是很多,但三三两两倚桌而坐,并没有因为有人进来而受到打扰,仍旧低头沉浸在书本里。记者打量了一番,这是一个150平米的空间,临街的巨大玻璃窗让室内显得明亮整洁。2万余册图书码放在一排排书架上,围出了四个原木桌椅打造的阅读空间,在砖墙青瓦的装饰之下,仿佛不是一个书吧,而是一家颇有情调的咖啡店。

  任何人走进五彩书吧,都可以免费借阅店内的正版图书,参观本土文化主题的小型展览,同时还能参与各种读书活动、文化沙龙。除此之外,店里自制的手工现磨咖啡、鲜榨果汁和蛋糕点心也很是可口。  

  来源 五彩书吧从哪里来?

  见到记者,书吧的创办者古月把记者带到了旁边的办公室,“这里方便些,也不会打扰客人看书。”她笑着解释。今年40岁的古月身量苗条,声音清脆,显得年轻,完全看不出来是一个14岁儿子的母亲。

  古月告诉记者,她的本职工作是做财务,五彩书吧是她用业余时间创办的。去年初,她萌生了创办公益书吧的想法。去年5月,她与原醴陵市政协主席陈立耀一起去西安万邦图书城进行了考察。她看到,万邦的旗舰店就像一个民俗博物馆,书放在那些雕花的椅桌床榻上,让人感觉很有历史文化感,让读书也成了优雅和愉悦的事。

  受到万邦模式的启发,古月找到了醴陵市住建局局长凌伟。凌局长对公益书吧的理念非常赞赏,为了给书吧腾出更好的位置,他收回了住建局办公楼已经出租的6个临街铺面,免除了一年5万多元的租金,全部无偿借给古月使用。醴陵市建筑行业协会的几个会员企业也大力协助,出资装修,让五彩书吧顺利落地。

  醴陵市市委书记周晓理曾表示,他梦想着“在自己的城市处处都有书吧”。在他的倡导下,五彩书吧被纳入了醴陵市的“城市书吧”项目,拥有了统一的名称、装修风格和品牌标识,进一步提高了品位,有了更大的目标。

  今年1月17日,五彩书吧终于正式试营业。

  成功 借阅量达到每月1万人次

  五彩书吧刚一问世,很快就获得了巨大的社会反响和人气。

  古月本计划花一年吸纳2000名会员,没想到,仅3个月的时间她就收获了5000多名会员,大大超过了预期。书吧的人气一直很旺,节假日人最多。平均每周约有1000本书被借阅,借阅量达到每月1万人次。古月说,“上周六,读者把店里80多张座椅都占满了,可说是一位难求。有的孩子还说,以后要早点过来占位置。”为了能一次性多借几本书,有的读者一张借书卡还不够,还要办第二张。

  一位在醴陵市教育局工作的志愿者黄老师说,“第一次看到五彩书吧的时候,我感觉心里怦怦直跳,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原来醴陵也有这么好的地方。”

  3月26日,湖南省委宣传部许又声部长等领导在周晓理书记的陪同下来到五彩书吧展位,非常赞许书吧为釉下五彩瓷文化推广作出的贡献。瓷博会期间,很多外地客商也跑来看书。长沙铜官窑的老总来了之后,在书吧里流连了很久。一位北京来的美术教授在书吧里坐了一个中午,不断地赞叹:“哎呀,这么好的地方啊。”

  困惑 个人做公益还能扛多久?

  人们阅读的热情让古月和志愿者们很受鼓舞。与此同时,他们发现书吧的各项开支也不是小数目,想要将公益书吧维持下去,继续营造出好的读书氛围,似乎并不容易。

  书吧的启动资金来自古月的20万元积蓄,她还向身边的亲朋借了60万,前后共投资80万用于购置书籍和设施设备、宣传推广等开销。虽然不需要租金,但每个月的水电气、人工支出、新书购置、设备维护等运营成本仍旧不菲。

  书吧的主要收入来源是读者消费的茶水饮品。

  “我们的收费并不高,一杯最贵的茶,会员价打折后也不过十几块钱,茶水饮品的消费额,最多的一天只有一千多块钱,最少的一天只有一百多元的收入。卖书的利润更是微薄。因此,哪怕人气最旺的时候,也仅能维持正常的运转而已。”古月说,“其实我并不是外人所想象的那样,出了名又赚了钱的。”

  此外,经过电视、电台的曝光后,书吧的影响力是有了,却让一些市民误以为这是政府投资的公共空间,对于古月的经营行为很不理解。小部分志愿者刚开始也有误解,当古月在书吧门口放置“特价产品推荐”时,也被认为是降低了书吧的品位。

  努力 公益+书店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梦

  现在,一个以盈利为目的的独立书店往往都处境艰难,更何况一个公益性质的书吧。

  怎么解决目前的困境,古月想了很多办法。她表示,“我们正在尝试,先从书吧提供的产品开始改良,让服务更加符合大众的需求。再从我们的员工和志愿者身上着手,让他们帮助书吧做进一步的宣传推广;再有就是与机关单位和企业合作,今天还有一个好消息是,醴陵市政府办已经同意为工作人员团购会员充值卡,为他们提供学习的便利。”

  古月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搭在了书吧上。每天吃了午饭,12点半就来书吧,14点40回去上班,下午下班后,6点多钟又准时来书吧“报到”,直到夜里10点书吧关门,把员工送到家之后才自行回家。

  古月的坚持吸引了不少支持者,也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一些醴陵文艺圈的人捐出了不少与本地陶瓷文化相关的珍贵旧书和资料。书吧的志愿者QQ群有四百多人加入,最活跃的核心成员有十几个。

  铁杆志愿者之一的黄老师说,“理解需要时间,更需要沟通。一个喜欢阅读的人,来这看一眼就能发现很多宝藏。我相信与我有同感的人一定有很多。作为一个志愿者,我只希望尽我所能,让这个公益书吧尽量走远一点,再远一点。”

  自白“做公益也是一种‘任性’”

  书吧的文化总监李陵原是醴陵的本土作家,出版了一些陶瓷文化方面的书籍,还在微信上搞“微阅读”的公众号,是古月刻意攀谈之后被拉来入伙的。

  李陵说,“古月不是一般的女文青,是她对书本和地方文化的热情吸引我加入书吧的。

  在我眼里,书吧开业以来,古月经历了‘狂热’、‘狂暴’、平静这三个阶段。之前因为遭遇了一些误解,资金又紧张,能不能撑下去的压力让她很焦躁。现在,我感觉她平和多了,心态也调整得越来越好了。"

  古月坦言,“我是四十而不惑,到了我这个年纪,工作上基本轻车熟路,父母未老,家境尚可,孩子又在长沙求学,所以我有条件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别人有钱任性,我觉得做公益也是一种‘任性’, 不光是金钱上的支持,生活上的理解,其实让父母也多操了很多心。

  我不怕辛苦,遭遇误解也曾有想哭的时候,但这是一个必经的过程。之前有不支持书吧经营行为的几个志愿者,现在也慢慢看到了现状,能够理解支持我了,一有什么事,都会赶来帮忙。我觉得,我得到的比付出的多得多。做事要靠自己主动努力,现在还不到维持不下去的时候,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目前,由醴陵市规划局领导、株洲市规划设计院出资支持的第二家五彩书吧,已经在进行招聘工作,即将在月底开业。

  记者手记

  公益书吧是盏明灯 映照着一座城市的文明

  阅读,是孤独者的盛宴。书店,是为了让相似的灵魂相遇。阅读志愿服务,就是让相似的灵魂一起狂欢。一个城市的公益书店,不仅能给市民以知识的滋养,更是城市精神的正能量标杆。

  今年“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曾再次发出“我们要让阅读无处不在”的呼吁。而现实的情况是,只卖书、单一经营的传统书店正在纷纷倒闭,此时,像五彩书吧这样的公益书店的发展更值得我们去关注。

  国内的公益事业才刚刚起步,很多人对于公益的概念还比较模糊,常常将其与发放救济扶贫救弱的慈善行为划上等号,没有公益事业也需要良性经营这样的概念。

  古月曾说,以往自己身边愿意交流读书心得的人太少了,更多的人见面问候语都是:“昨天你打牌了吗?赢了钱没有?”让她感觉自己很落单。于是多年来,她总想做点什么自己喜欢的,能够充实自己的心灵,又能对孩子、对身边的朋友、对社会有意义的事。她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倡导阅读,提供好的阅读环境,让身边的朋友能多看一些书。更希望从某一天开始,我们见面的问候语是“嗨,你在看什么书?有什么好书推荐?”

  做行者难而言者易,应该给公益事业的践行者点一个大大的赞!(株洲晚报)

作者:肖捷
编辑:向胤蓉
来源:株洲文明网
分享到: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