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株洲脱贫攻坚巡礼:美丽乡村与现代文明交融
株洲文明网 2018-09-04 10:27:00

  穷山恶水,贫困相伴而生;改变山水,美丽扑面而来。

  夏日,走进青山绿水间,一首清新的田园协奏曲扑面而来,村落、景区,田野、农舍,与百姓的笑脸相得益彰,构成一幅美妙的山野画卷。

  交通扶贫、产业扶贫、旅游扶贫、生态移民搬迁,株洲凝聚起一股奋力撕掉贫困标签的精气神,用最美的画笔,调色“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的新成果。

黄桃套袋 图片来源:株洲日报 记者 王军/摄

豆腐制作 图片来源:株洲日报 记者 王军/摄

  乡村建设:在土地绘就“多彩田园”

  从炎陵县城向东往十都镇,沿杨木江畔前行,映入眼帘的是一幅韵味十足的田园画:村道平坦宽敞,两旁青山掩映,山花烂漫,独具特色的客家民宿错落有致。

  坐落于平汝高速旁的船形乡新生村,又是另一番风景:层峦叠嶂的山间云雾缭绕,延绵曲折的斜濑溪穿村而过,白墙黛瓦的屋前绿树环绕,似一幅“小桥流水人家”山水画。

  点缀在城镇、在园区、在景区的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各具特色,让人耳目一新。

  一排排整齐的楼房,一条条洁净的水泥路,一个个靓丽的文化广场,四季树长青,一年花常开,每一个集中安置点都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村民们看着养眼,想着舒心,用着坦然。

  易地搬迁扶贫与绿色发展巧妙结合,农业做成了美文,茶业养成了诗行,果业谱成了音乐,工业绘成了画幅……那一张张易地扶贫搬迁对象的脸上,写满了对党的恩情,充满了对党的歌颂。

  过去,炎陵县策源乡朝阳村山高路窄,“看得到屋,走得人哭,翻过几道坡,还在坡上走”,满山竹子运不出,困守孤村愁肠结。

  如今,一条12公里长的宽敞水泥路连接山里山外,朝阳村从此告别“行路难”,打通发展“大动脉”。

  道路没了“肠梗阻”,深山没了柴火灶。往日,从茶陵县浣溪村去湖口村,乡道被村民随意侵占,砂石随便堆,竹木任意放,圈厕随心建,牛羊由它跑,本来不宽的水泥路变成一段段“肠梗阻”。

  如今,浣湖公路改造完成,绿化、照明等设配同期赶上,老百姓自觉将乱堆乱放的杂物清除干净、拆除违章建筑。路通了,气顺了,来往司机抱怨没有了。

  在株洲县淦田镇南塘村,公路沿线、河道两旁、产业基地、易地扶贫集中安置点,处处种上香樟、石楠、桂树、桃树等景观苗木,堆积在河道沿岸的生活垃圾被清理干净,居住环境焕然一新,河道畅通、地绿水清、环境优美。

  在株洲县龙门镇花冲村,机器轰鸣,汽车往来,挖掘机在桐古溪里清理河道,身后则是用石头砌成的漂亮河床。全村旅游综合大开发,一条清澈的十里长溪贯穿景区游线。

  “鱼在水中游,人在画中秀”,茶陵水源村村民罗建军将一张张家乡美照发到朋友圈,出门在外的村民看到后倍感惊艳,生于斯长于斯的贫穷小山村已不见踪影。

技术指导 图片来源:株洲日报 记者 王军/摄

农户养蜂 图片来源:株洲日报 记者 王军/摄

  生态产业:在山水中寻找“变金术”

  夏日的茶陵县秩堂乡,草长莺飞、处处飞花,香气四溢的花丛中,蜜蜂尽情地在花丛中吸吮着大自然的结晶。

  中华蜂养殖户刘国良一大早就开始检查蜂箱,摇蜂蜜,整天忙得像个陀螺,不过看着鲜甜的蜂蜜一天天多起来,他心里满是喜悦:“今年,我已经发展到120箱了,产蜜至少500公斤,能够增收8万元以上!”

  盯住脚下的土地和资源,寻找绿水青山的‘变金术’。株洲市因地制宜、因村制宜、因户制宜,让扶贫产业通俗化、生活化、本地化,既有山花的烂漫,又带着泥土的清香。

  “今年不到一个月,就已卖了100万公斤黄桃。炎陵人种桃‘翻了身’,黄桃成为‘脱贫果’‘致富果’。”在炎陵县春雨农产品开发有限公司种植基地,公司负责人刘迪文脸上挂满笑意。

  炎陵县主抓生态特色产业,打造“一带八基地”,如今已发展包括黄桃在内的特色水果6.6万亩、酃县白鹅150万羽、笋竹林34.6万亩等,带动6096户贫困人口户均年增收6800元。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走绿色发展之路,成了株洲市脱贫攻坚的初心。

  茶陵县龙江村农民刘雪文,过去一直在广东打工。2011年底,听说家乡在搞连片开发试点,鼓励发展茶产业,他毅然回到家乡承包500亩荒山种植白茶。

  指着一片新绿的茶山,刘雪文开心地说,经过几年努力,茶园基地面积已达500亩,年产量达6吨,产值超过150万元,辐射带动130余户参与种茶,与46个贫困农户签订帮扶协议。

  在株洲县朱亭镇蒲湾村的明扬农牧综合开发公司,22幢蓝瓦白墙的“联排别墅”格外显眼。别墅内,安装了自动化供料系统、自动调温、污粪回收处理等自动化设备,一栏栏生猪长得膘肥体健。

  乡村要振兴,产业是支撑。株洲县培育壮大农业龙头企业,采取“企业(合作社)+基地+贫困户”等模式,选定明扬农牧、湘春农业、银丹农产品加工等25家省级、市级龙头企业,分别与12个省级贫困村进行对接帮扶。

  依托“一镇一品”,打造产业园区。株洲县涌现出朱亭镇畜牧养殖产业园、龙潭镇宏畅生态农业产业园、龙门镇蔬菜产业园、淦田镇花卉苗木产业园等新型生态农业。

  生态养殖基地接入互联网,把乌鸡的“生活”照片和视频晒到朋友圈,通过可视化养殖方式,攸县双松村村民曾甘华把喂养的鸡、猪捧成了“网红”。

  在绿色经济发展的道路上,株洲的脚步越走越坚实,可分享的绿色红利不断积累,人民群众获得感不断增强。

  旅游兴村:经营山水争当“绿富美”

  接天莲叶无穷碧,扶贫荷景别样红。盛夏的炎陵县鹿原镇玉江村,百亩荷花花开繁盛。一年一度的荷花节,引来无数游客穿梭其间、拍照留影。

  三月赏花相亲、四月畅游浪漫花海、五月摘草莓、七月摘葡萄……近年来,“山水之旅”“乡村之旅”等乡村旅游节庆活动在株洲市遍地开花。

  搞旅游开发前,茶陵县桃坑乡南坑村只有一条羊肠小道连通外界,土特产品外运成本高,村级集体收入等于零。村民守着一方青山绿水,却过着苦日子。

  如今,村里修通公路,开发景区,利用高山落差,建设滑索项目;利用美丽湖水,建造玻璃吊桥。“发展乡村旅游业,把游客吸引进来,通过旅游搞活经济。”南坑村村支书兰光文心中有了蓝图。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火红的旅游让村里贫困户分享发展的红利。

  在醴陵市官庄镇横江村,自从环村旅游环线修通后,当地人有的搞农家乐,有的卖土特产,有的开办民宿,“旅游+精准扶贫”模式让这个贫困村成了“聚宝盆”。

  充满浓郁乡土气息的老村居,品种多样果实累累的采摘园,生态亮点突出的节庆活动……从罗霄山区到洣水之畔,一个又一个贫困村成为风景宜人、特色鲜明的“旅游村”,迎来一批又一批逛村居、看民俗、体验农事、休闲观光的游客。

  走进茶陵县虎踞镇水源村,漫步茶盐古道、看金龟瀑布、品农家美食,十分惬意。

  好山水成了水源村脱贫致富新“资源”。该村抓住千载难逢发展良机,开创农旅结合发展模式。开发十里荷塘、水源仙洞、仙人桥等景点;成立跑山鸡、稻鸭米、有机蔬菜等6个合作社,发展生态农产品种养殖。

  “康养”,如今在茶陵县严塘镇是个热词。

  该镇上合村引进战略投资者,规模投资9亿元,占地1.1万余亩,打造“红色旅游与森林康养项目”。规划设计为“三区六园一中心”,打造一批乡村绿道、自行车慢道、健身步道,建设“慢游”路网体系,发展观光农业、采摘品尝、播种体验等乡村康养旅游。“观养”“住养”“动养”“文养”“食养”“医养”等概念正引领时尚之风。

  借助贫困地区旅游资源、人文资源、生态资源富集的优势,将旅游与扶贫深度融合,茶陵县制定乡村旅游规划,将秩堂镇龙江村、严塘镇上合村、枣市镇虎形村、腰潞镇马加庄村、虎踞镇水源村打造成全县旅游扶贫示范村。

  茶陵人文生态百里长廊(旅游环线),把全县的旅游景区、景点串联成线,覆盖全县80%贫困村,通过整体开发带动沿线各村旅游扶贫。

  发展乡村游、休闲游、采摘游,美丽乡村“变身”旅游景区,既留住了传统,留住了乡愁,留住了青山碧水,又让城里人有了好去处,让农村人踏上了致富路。

  村风村貌:现代文明与田园风光交融

  在炎陵县下村乡坳头村,一座座民房错落有致,白墙黛边的鲜明色调游走在村落山脚,文化广场上图文并茂的文化墙增添不少文化气息。村口,两条写着“吃水不忘挖井人,致富感恩共产党”、“创建省级‘四好’村,建设幸福美丽小村”的横幅引人注目。

  醴陵市均楚镇大垅洲村,夜幕下的村民广场上热闹非凡。这边,大妈大婶排成方阵,伴随音乐跳起广场舞;那边,大爷大叔组织业余剧团吹拉弹唱,引来众多“粉丝”。

  “这几年村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生活越来越有奔头了!”一位跳广场舞的大姐说。

  美丽乡村建设,不仅美在硬件、美在环境,更是美在内涵。法制教育进农家、惠农政策进农家、文明新风进农家,尊老爱幼、学习科技、勤劳致富的风气日益浓厚,村风民风明显好转。

  村民卫生习惯养成了。往昔,一些贫困村陈规陋习根深蒂固,垃圾污水遍地流,枯枝败叶到处有,人畜粪便随便堆的现象比比皆是。如今,村里设置了垃圾填埋场和污水处理站,贫困户当上卫生保洁员。村子“清新”起来,也更加“靓丽”起来。

  农闲时节告别了“小牌桌”。晚饭过后,老百姓不再留恋打牌赌博,取而代之的是健康有益的生活方式,在宽阔的村道上休闲散步,或是使用健身器材锻炼身体,或是在广场上跳起健身舞。身体健康了,精气神爽了,邻里关系更和谐了。

  红白喜事都节俭。在茶陵县湖口镇文泰村,不仅建起村级卫生室,还成立红白理事会,村民搬家、婚庆、吊孝等红白喜事,都按照“四不一有”的要求,即“不请客送礼、不大操大办、不燃放烟花炮竹、不铺张浪费,有一颗感恩的心。”让红白理事会主持操办,村民既省事又省钱。移风易俗、节俭办事成时尚。

  山绿了,村靓了,景美了,人富了……洁净环保、现代文明与田园风光相互交融的美丽乡村正和着“乡村振兴”的号角声,在株洲这片土地上铺展开来。(株洲日报记者 江先国 王军 通讯员 李蓉仙 陈文)

  【受益者说】

  杨洁:做一名有理想有抱负的学生

  我叫杨洁,今年19岁,是茶陵县火田镇大垅村贫困家庭子女,今年高考考上了湖南财政经济学院。

  从我记事起,父亲就在外务工,母亲则在家照顾我。父母身体都不太好,特别是父亲,不常年吃药就会精神失常。但他们努力照顾我,供我上学。

  通过不懈努力,我幸运地考上了大学,这是我改变贫困命运的机会,但高昂的学费让我们家感到从未有过的纠结和无助。

  让人欣喜地是,爱心人士向我伸出了援手。今年8月20日,在株洲社会扶贫联盟介绍下,湖南华美建设工程公司到我的家乡开展社会扶贫活动,给包括我在内的10名贫困学生每人捐助5000元助学金,还给思聪街道敬老院捐赠了30台电视机。

  我非常感谢各级党委政府,非常感谢华美公司给我们如此大的经济帮助,帮我们解决了生活上的燃眉之急。但我也懂得这笔金钱的真正含义,承载着对我们贫困学生的无限期望。

  贫困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能坚强的去面对。坚强的人总是在痛苦中像蜗牛一样慢慢向上爬,而儒弱的人总是在原地唉声叹气。

  我想,脱贫不能仅靠别人的帮助,还需要我们每一个贫困家庭自身努力,每一个贫困学生自强自立,励志成为一名有理想、有抱负的学生。(整理/江先国)

  赵瑞山:美好生活从奋斗中来

  我叫赵瑞山,今年五十出头,炎陵县下村乡坳头村大屋组人。我小时候帮家里干农活,摔断了左手,落下终身残疾。七八年前,老婆因病去世,家里尚有年迈多病的母亲,和一个正在上学的女儿。我平时在村里做一些轻体力零工,艰难维持这个家。

  最近三年来,村里帮扶工作队号召我们发展黄桃产业,从根上彻底治贫。我家的黄桃从最初的十几棵发展到现在的两百多棵,今年黄桃销售收入达到1.5万元。

  在帮扶之前,我家住在破旧不堪、摇摇欲坠的土坯房里。2016年,我家享受易地扶贫搬迁政策,搬进了一栋100平方米新房。通过农民专业合作社委托帮扶,我家每年能分红1000元。农忙季节,还能到合作社务工。考虑到我身体残疾,工作队和村干部研究决定安排我做村级生态护林员。

  看到家乡变化这么大,去年我女儿从卫校毕业后,主动放弃在株洲市大医院当护士的机会,毅然回到下村乡卫生院工作,决心为家乡人民脱贫奔小康事业贡献一份力量。

  今年一季度,我家被评为株洲市三星级脱贫之星。通过精准帮扶,加上自己勤劳奋斗,我家终于过上了幸福生活。(整理/程伟生)

  唐方钢:我要成为种粮大户

  我叫唐方钢,1971年出生,攸县宁家坪镇黄公村人。由于家底子差,母亲患老年痴呆症,孩子尚小,无法外出务工,只能守着家门口的一亩三分地讨生活,穷的叮当响。

  2017年,我成为攸县公路局帮扶工作队的帮扶对象。此时,为给母亲治病,我家已负债累累,但母亲还是因病过世了。我看见村里好多人家因为外出打工,很多田地无人耕种,杂草丛生,就有了承包农田的想法。

  在工作队支持下,我承包了村里80余亩农田。经过一年苦干,年底全家人均纯收入达7000余元,实现“一超过、两不愁、三保障”,达到脱贫标准。

  今年,我承包了本村近100亩农田,按往年产量计算,今年纯收入预计可达4万余元。

  我是农村人,有的就是一身力气,有这么好的扶贫政策,必须甩开膀子好好干,“等靠要”只会越来越穷,靠自己勤劳致富才是关键。

  穷,再也不怕了!我要成为种粮大户,实现从脱贫到致富的跨越。(整理/江先国)

作者:
编辑:向胤蓉
来源:株洲文明网
分享到:
相关内容